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業務咨詢1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業務咨詢2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業務咨詢3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業務咨詢4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業務咨詢5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技術支持1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技術支持2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技術支持3
 
 
 
 
 
 
支付行業全面開放外資入場
來 源:第一財經日報 日 期:2017-12-6 11:33:41
   
  一場支付行業全面開放版圖正在展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近日在第六屆支付清算論壇的發言中透露,央行正在推動《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修訂,明確外商投資非銀行支付機構準入事宜。這意味著國內支付清算行業對外開放的大門進一步打開。

  早在2015年,國務院就已經批準銀行卡清算市場放開,央行會同有關部門,隨后發布了相關管理辦法和準入服務指南。這吸引了維薩(VISA)、萬事達(MasterCard)以及美國運通等外卡,對進入中國銀行卡清算市場躍躍欲試。

  近日有消息稱,VISA和美國運通已向中國央行提交銀行卡清算機構籌備申請材料,央行已經與其就材料的完整性、合規性進行充分溝通,因VISA和美國運通尚未按要求進一步提供補充材料,尚無法正式受理。

  范一飛在上述發言中進一步明確,中國將全面開放支付行業,大幅放寬市場準入,歡迎和鼓勵外資參與,并表示,對于支付產業中存在的外資準入限制和股比限制盡快梳理解決。

  在支付行業人士看來,目前中國支付市場已經進入到一個競爭白熱化的階段,全面引入外資,定會加速競爭和洗牌。但另一方面,外資帶來的技術以及境外客戶網絡必然互惠雙方。

  支付行業開門迎外資

  
范一飛在上述發言中表示,金融業是擴大對外開放的重要領域,我國將大幅放寬金融業市場準入,支付產業將在金融業對外開放中扮演重要角色。

  他指出,對于電子支付領域要堅持全面開放原則。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推進電子支付領域的對外開放,歡迎和鼓勵外資參與我國電子支付業務的發展和競爭,促進我國支付服務市場格局進一步優化。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行業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鷂對記者表示,相較于銀行、保險、證券、基金等其他金融機構,支付行業的對外開放,還有很大的空間。但是,對外開放絕非單家機構能夠實現,此次來自央行的表態,意味著高層已經開始統一部署支付行業全面對外開放。未來可以期待有進一步的細則和指引出臺。

  隨著我國對外開放程度不斷提高,支付產業的對外開放程度不斷提高,“引進來”的頂層設計已基本完成。

  首先,在零售支付市場,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維薩、萬事達、美國運通等國際卡公司就已經進入我國外幣銀行卡清算市場,以跨境交付方式提供外幣卡清算服務,并授權境內發卡機構發行雙標雙幣卡和單標外幣卡,共享中國的電子支付市場快速發展的紅利。

  其次,像PayPal和西聯匯款等國際上一些有影響的支付服務提供商也很早就進入中國,通過與境內機構合作拓展國內業務。

  第三,外資銀行提供支付服務,主要是按照中國境內對外資銀行的監管管理。截至2016年底,外資銀行在我國27個省份的70個城市設立營業機構,形成了具有一定覆蓋面和市場深度的服務網絡,營業網點達1031家。

  此外,還有一些電子支付配套的芯片制造、機具生產等,已經有外資進入,不過,它們只是提供設備和系統運維,并沒有直接參與支付的市場競爭。

  2010年9月1日正式實施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中指出,外商投資支付機構的業務范圍、境外出資人的資格條件和出資比例的那個,由中國人民銀行另行規定,報國務院批準。

  2015年,國務院發布銀行卡清算機構準入管理決定,境外卡組織包括維薩、萬事達以及美國運通都有意進入中國銀行卡清算市場。隨后人民銀行會同有關部門相繼發布了銀行卡清算機構管理辦法和準入服務指南,對內外資機構規定同等的準入條件和程序。

  市場化是開放的前提

  
目前中國銀行卡支付對外資進入的“大門”可以說已經打開,第三方支付的開放也指日可待,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外資參與的程度卻不及預期。

  一位外資支付機構人士對記者表示,和大部分外資機構進入中國市場的情況相類似,外資支付機構進入中國市場也存在著一定的“水土不服”。包括對本土市場的認知,以及政策法規、標準的統一等方面還存在一定的制約。

  趙鷂對記者表示,這主要是市場的原因。國內的銀行卡支付以銀聯為例,當時為了推進銀行卡電子支付的快速普及,費率由政府設定非常低,基本上是千分之幾的手續費,而國外維薩、萬事達等,是市場定價,政府會對定價有一個管制,但是費率總體要比我們國內的高一個數量級。當這些外資卡進入國內,和本土的機構提供同樣的產品和服務,那么價格方面就不具備優勢了。

  其次,他稱,美國、歐洲還是銀行支付占據統治地位,但是我們國家銀行支付、非銀行支付各種參與主體已經很多元化了。如果外卡組織進入國內市場,勢必要和第三方支付公司去競爭,簡單來說,一進來就面臨兩個競爭對手。所以,從商業的角度來看,外資卡這么著急進來,不劃算,這意味著它要砸非常多的人力和物力,去開拓一個非常陌生的市場,這和它們在歐洲、非洲那些市場是完全不一樣的。原來的經驗和做法到中國來基本上是不管用的。

  因此,為了規避風險,最近兩年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外資支付機構采取和中資合作的方式進入中國市場。比如,2015年,PayPal在中國內地選擇了連連支付作為官方合作伙伴,為中國跨境電商賣家提供“快捷人民幣提現”服務。2016年2月,ApplePay選擇中國銀聯等4家機構合作,進入中國市場。

  范一飛在發言中表示,實踐中遵循先放開前端交易和結算,后放開后臺清算的總體開放順序。并透露,對于支付產業中存在的外資準入限制和股比限制盡快梳理解決。

  趙鷂認為,未來進一步對外資開放,外資是否可以控股是可以討論的。至于放開之后,中資和外資的利益如何平衡,要靠市場機制。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就看誰的籌碼多,完全是靠雙方討價還價,談出一個合資公司的章程來。

  監管不能放松

  
除此之外,在防風險的背景下,加強監管成為開放的前提。范一飛在發言中還強調了,開放與監管匹配原則。支付業務屬于重要的金融業務,無論是國有經營主體、民營主體還是外資機構,不管從事哪種業務,一律實行準入,一律納入監管。

  “越是對外開放,政府監管越不能放松?!彼康?。

  趙鷂對記者稱,擴大對外開放,在監管方面,首先要提高監管的立法層級,國外的支付行業規范和約束全是依靠法律,美國在上世紀70年代就已經制定了電子支付的法律,包括非洲國家都是靠法律來規制,但我國現在還是靠部門規章。效率比較低,對國內機構的約束力不強,更不要提外資機構了。想要對外開放,監管手里要有強大的武器。其次,法律制度要更加完善,比如說在電子支付這一塊,制定一些專門的規范,對內資和外資一視同仁。第三,監管的國際化,針對內資和外資都要有統一標準,避免跨境監管套利。最后,加強監管隊伍的建設,人才隊伍的素質相應提升。

  分享市場、利益互惠

  
那么,對于中資機構而言,開門迎外資是否意味著蛋糕將被瓜分?

  “挑戰肯定有,畢竟目前中國支付市場就已經處于一個競爭比較白熱化的階段,如果有外資引入的話,肯定會加速競爭和洗牌?!幣晃壞諶街Ц痘谷聳勘硎?。

  范一飛在發言中強調,未來支付行業對外開放要堅持均衡開放原則。即“政府部門將繼續遵循總量控制、結構優化、提高質量、有序發展的原則,重點做好對已獲牌機構的監管引導和整改規范,通過續展等監管措施實現優勝劣汰,同時鼓勵有實力、可持續發展的中外資機構入場開展業務,鼓勵通過兼并重組等方式實現支付機構結構優化”。

  不過,引入外資,對于國內支付機構來說也并非完全意味著競爭,從強強聯合的角度考慮,國內機構也有和國際機構合作的動力。

  對于國內支付機構而言,引入外資它們更看重的是外資機構在國外的跨境轉結清算網絡。包括此前銀聯和維薩、萬事達發行雙標卡,剛開始的時候,也是看重這些機構能夠幫助銀聯卡走出去。現在看來,成果還是顯著的,銀聯已經建立銀聯國際,可以直接去境外拓展收單網絡。除此之外,技術的合作也是中外合作的動力之一。

  “我們可以更多學習它們的技術,比如以色列現在就有脈搏支付,在國內目前還沒有看到有哪家企業在做,但是之前我們跟以色列交流過,這些技術是可以引進的?!備玫諶街Ц痘谷聳慷約欽叱?,此外就是國外的客戶資源,隨著中國去國外做生意的人越來越多,催生了更多跨境支付的需求,這會為和跨境支付相關的支付機構帶來更大的市場機會。

  而對于外資機構來說,趙鷂認為,因為中國國內的支付市場目前已經非常的豐富和多元化,可以尋找到屬于自身的優勢領域,分享中國市場的利潤。
關于我們 公司產品 成功案例 誠邀代理 聯系我們 幸运农场我要进前十重庆彩票网

Copyright 2008-2010 廣州野馬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1076988號-1 客戶服務中心信箱:[email protected]

總機電話:020-83503775 83589243 83573551 83573316 公司地址:廣州市荔灣區西增路63號原創元素創意園D1棟三樓整層
郵編:510000

野馬電子歡迎您,現在是北京 時間:
訪問 次